河北小伙坐冤狱27年4次获死刑却刑满释放时带女友回家

发布日期:2022-01-19 13:3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他和同村的陈国清、杨士亮、朱彦强四人,被指控在1994年夏天,抢劫并残忍杀害了两名出租车司机。

  2020年8月4日,经过27年的申诉,张玉环终于被宣判无罪,获赔495万多元。

  蒙冤27年,坐牢9600多天,何国强已由一个意气风发的小伙子,变成了一个眼神迷茫的中年人。

  同样是27年的牢狱之冤,张玉环终于获得了清白,可何国强他们还背着杀人的罪名。

  他们在狱中失去的花样年华、亲人无休止的奔波、正义人士的努力,究竟该由谁来买单?

  1994年7月30日晚上11点,承德双桥公安局分局武警一大队接到一个报案电话,对方称发现一个夏利牌出租车开着车灯,驾驶员却躺在地上。

  经过现场勘查发现,出租车司机已经死亡,他的颈部有一条15厘米的勒痕,胸部、腹部被锐器刺中了三刀,腰间的BP机和钱包里的数百元现金下落不明。

  承德接连发生两起出租车司机被杀案,双桥派出所接到任务,要“不惜一切代价,全力侦破”。

  经过警方努力“审问”,陈国清终于交代了自己的“犯罪事实”,还供出了另外三个同伙:何国强、朱彦强和杨士亮。

  刚开始陈国清供出了十几个“同伙”,最后,经警方确定,何国强、杨士亮和朱彦强成了最终“同伙”。

  咱们孩子在法庭自己都陈述了,我没杀人,我有证人。检察院的人在后面说,我当时怎么教你说的,这会儿你就翻供了?

  何国强出生于1973年,哥哥大他一岁,不幸夭折,他是家中独子,家人甚是宠爱。

  那些年,村里有电视机的人很少,何国强家早早就买了电视机,在村里是数一数二的富裕人家。

  21岁的何国强也有工作,他在承德市里做木匠,每个月能赚三四百块钱,家里也刚盖好新房准备给他成亲。

  他的说法得到庄头营村周大庆、朱彦民和侯立德的证实,他们都能作证那晚何国强线”案件也跟他们四人扯不上关系,何国强那晚和项志诚、赵宽等人在杨树强家打麻将打到第二天凌晨5点。

  其他向人也有足够证据证明没有作案时间,朱彦强当时被人用铁棍打伤了脑袋,一直在家输液呢。

  当时朱彦强眼睛肿得大乌眼青,大小便不能自理,还需要别人照顾,怎么还能去抢劫杀人?

  朱彦强光“抢劫”BP机,就说出了50个藏匿地点,最后BP机到底在哪里,也没有人知道。

  这个案件引起了社会高度关注,历经数次法庭辩论,以及四次判决和七次缓刑,经过了27年,他们仍然没有被判无罪。

  案件疑点这么多,为什么法院一次又一次漠视证据,一次次坚持错误的判决,让他们含冤收监27年呢?

  全国各地增加警力,高举“重拳出击,打击犯罪”的牌子,决心“从严从快”打击犯罪,铲除黑恶势力。

  它的涵盖面非常广,强奸、猥亵、打架斗殴、闹事,只要造成不良影响的都可以归入这一类犯罪。

  仅1996年这一年,全国就打掉了犯罪团伙9万多个,抓获犯罪分子42万多人,30多万被判刑。

  这场运动中,各个地方为了互相攀比,抢先、多完成任务,势必会采取一些极端措施,导致冤假错案的发生。

  据张玉环说,他就是6天6夜没能睡觉,被放出的狗咬了下体,这才被逼无奈“承认”自己所犯的罪行,坐牢9700多天。

  1994年,湖南京山县雁门口镇的佘祥林因”杀妻罪“被判处死刑,后被改判15年有期徒刑。

  他因故意杀人罪、强奸罪被处死刑立即执行,直到2005年,凶手供出强奸杀人细节,聂树斌已经冤死10年了。

  还有1996年的江国庆案、1995年的萧山五青年案、1996年的内蒙呼格吉勒图案。

  除了让当事人蒙受不白之冤,身心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,他们的亲人也遭受着非人的折磨。

  他不敢想送儿子去派出所的场景,他认为儿子能坐这么多年牢,完全是自己的责任,自己太对不住儿子了。

  来到派出所,被铐起来的何国强拒不承认“罪行”,被踢了几脚,还挨了几个耳光。

  何占一相信儿子说的是真的,看着儿子挨揍,他找来钢锯,锯断手铐,把儿子送到辽宁朝阳的亲戚家躲起来。

  过了两天,警察又来找何占一要人,让他带儿子来公安局,赔了手铐钱,按个指纹就行。

  老实的何占一信以为真,亲自送儿子去了公安局,儿子那天穿着西装大衣和小皮靴,收拾得特别体面。

  有一家姓杨的父亲,为了保护儿子,把儿子藏进水缸里,拒不配合警方的问讯,才躲过这一劫。

  能借的钱都借了,为了节省开支,她在北京过着乞讨般的日子。捡过垃圾、睡过公园、吃个馒头就能顶一整天。

  有时候会有人接待她,收了材料,大多数时候会被人赶出来,可她一点也不顾及面子,她要为儿子讨回公道。

  她横冲直撞,有时候会因为情绪激动,突发心脏病,有一次就因晕倒被紧急送往医院。

  付玉茹为了儿子,甚至学着开了微博,头像就是她穿着写有“冤”字的衣服,直直地站着。

  可20多年过去了,她的眼睛也花了,根本看不见手机上的字,再也发不动微博了。

  写信的是一位承德女性,她在网上看到何国强的故事后,觉得何国强是无罪的,相信总有一天他的冤屈会大白于天下。

  她叫吴丽美,她的同学犯了案,与何国强关在一起,她通过同学了解到何国强人不错,就大胆写信鼓励何国强。

  随着他们的频繁通信,吴丽美不断去探监,对何国强的了解越来越多,双方不由产生了感情,决定走在一起。

  现在日子好过了,何国强母亲怀疑何丽美动机不纯,儿子刚出狱,什么都不懂,怕儿子上当受骗。

  提起陈国清,何国强最初也恨得牙根痒痒,如果没有他的屈打成招,也不会有自己27年的牢狱之灾。

  跟他们相比,我们是幸运的,但如果他们的正义得不到伸张,我们所处社会的规则就存在严重问题。

  关注他们案件的进展,促进司法程序的健全和完善,让社会变得更公正和谐,也是我们为子孙后代应尽的一份力。